茄子视频apppz8

对着眼前的清幽小径观望有顷,归无咎极为坚实的迈出一步。

杜念莎紧随其后,亦碎步玲珑,身影如风般进入道中。

第一步落实的一刹那,就如悬停在半山腰上的滚石松开了机关,动如脱缰之野马,再也抑制不住轰然滚落的大势!

而这条路,仿佛斩绝人我之分、与红尘万物相隔离,周围的一切山水草木,乃至尽头的枕道碑,同处于道中的杜念莎,背后已经光影混冥的红云秘境,都瞬间淡化千百万倍,似乎于己相隔亿万里之外。

归无咎静心体验体内元光的极致变幻,以及恍若成丹的旺烈气机。

须知精斛虚丹之法的一切奥妙皆在器物之中,虽最终成就了堪比金丹境界的修为,但结丹过程实是问道于盲,并无经验可言;而魔道丹法本于强弱侵凌,以至简达道,祭祀之仪一步登天,又与道门不同。

若能从中经历一次真正的结丹经验,未必不是一场巨大的收获。

但由于整个“结丹”的过程如冥冥中的外物在操控,一切并非由心所主的缘故,自身神识只是恍若一个提线木偶。虽偶有所得,但若只是远远窥看,并不上手主宰气脉,终究不能算是冷暖由心。

实际上,在枕道碑前成就“金丹”的过程,获益最大的,不在于结丹本身,而是结丹之后初次锤炼神通的尝试。

现在归无咎和杜念莎,在“成丹”的同时,依照《通灵显化真形图》和《二相生化玄机秘指》,已如花开结果,神通宛然成形。

枕道碑下,“霸下”口中。

幽寰宗萧天石、张宏辩,四御门尹九畴,真昙宗符凝锦,盈法宗明选烈,原陆宗应双双,辰阳剑山巫景纯,楚丹青,莫清和,吕鉴远。俱列成一排,站立在“霸下”巨齿之内。

岸边 慵懒睡姿

内外之间,有一道无形隔膜,是以归无咎二人,在这一道小径对面时并未能够发现诸人的存在。

此时这一行人的气息,圆全成韵,抱中守一,似乎有无数个“中心”流动制衡,盘结交缠,统筹内外方圆。任谁来辨认,显然人人都要被当做金丹修士。

这一行人尽数立在此处,也是有讲究的。

但凡往红云秘境之中求取玄种之人,若仅得二三等玄种,那么“成丹”过程,却在“法意亭”中纵断相隔的密室之中进行。

因此历来求取二三等玄种之人,和亲入秘境、寻得一等玄种,期冀丹成一品之辈相比,资质固然稍逊;但是单就这“红云小会”的比试而言,却多出一道优势。那就是此辈预先在法意亭私密之所“成就金丹”,于是可以提前赶到枕道碑门前,观望摩云道上秘境归来之人的成丹之路,当中所得,着实匪浅。

这一场观望虚实,在接下来交手之际,成丹二品者亦可从中占得少许先机。

别派一二修士蜻蜓点水姑且不论,数十万年来幽寰宗在此处所得,探明别家功法源流,所获之巨其实超乎想象。

九宗之内,论对于其余八家功法的了解熟稔,幽寰宗独占鳌头,余派拍马难及。从这个角度上说,这一次秘境深处至高玄种四损其三,也算是求仁得仁,自有因果。

此时,归无咎、杜念莎二人渐步向前,丹意稍成,一身神通变化之数,尽在萧天石等人之目中。这十人双目全神贯注,不放过一丝一毫的精微之处。

杜念莎头顶处仙云霭然,丹霞阵阵,一根鲜嫩欲滴的二尺青枝当头生长,陆续开出七朵花瓣,色泽各不相同。其余六朵花瓣都是一般大小,唯有最后一朵淡绿色九叶花瓣,却比其余六花稍稍小了十分之一左右。

七朵异花完全绽放,其中隐约现出文字流淌,金光呈祥,一道道收拢归一,自杜念莎顶门如“灌顶”一般吸纳涌入。

前六朵花瓣之上的文字,甚微而玄。以萧天石等旁观之人目力,似乎明明可以将花中文字完全分辨明白;但阅览一遍之后,脑海中却空空荡荡,又一无所有。

但最后那一朵稍小的九叶红花却不同,人人俱可从中捕捉到《北冥造育经》五个大字在那花瓣之右首。当中经文,亦可大约记得十之三四有奇。

萧天石一转头,暗中神意相传道:“传闻百余年前白新禅返回之时,这最后半部《北冥造育经》尚是半数可见,半数隐藏的模样。短短百余年,这经文正文又隐去了一二成。据此推断,藏象宗在四百年内完成完道大业,并非没有可能。”

张宏辩不以为然道:“这推演完道之法,如果一开始走上了死路,错了就是错了,哪怕最终只余下一个字未能相谐,所谓‘完道’就不算成功。此一步道断之术,岂因篇幅稍有增减进退而褒贬?眼前所见,并不足以为意。”

原来《二相生化玄机秘指》本身虽是藏象宗至高真法,但其实既非功法,又非神通。严格来说,倒是以“枢纽”二字名之较为妥当。

参悟这一道上法之人,若是从中悟出分属阴阳五行的七部功法各一,且均臻于无上至境,藏象宗的“道”便可谓趋于圆满,所谓“完道”是也。

这七部功法是否臻于至善,评断标准便在于“字字珠玑,不落一字”这八个字上。参其法时,深然其理;得法之后,一字不存。

经历历代天尊、大能的努力,前六部功法已然臻于至善之境,因此连其功法名目、正文也自然隐去;唯有最后一部水属性功法《北冥造育经》推演未全,以至于藏象宗距离“完道”尚差最后一步。

休看这一步看似差距不大。但是落实在神通法门上,却影响甚微深远。

九宗神通法门,虽然奥妙无穷。但以路数而论,大致分为三种。其一为“以无穷应无穷”,变中生变,无有丝毫拘束。如原陆宗、幽寰宗走的是这一条路。

其二为“化万变而归一”,正本清源,复归于朴。盈法宗、缥缈宗正是这一路线的代表。

其三介于两者之间,虽有无穷变化,又暗藏于有限的规矩约束之内,无限而有际,名同而实异。辰阳剑山、越衡宗、藏象宗三家乃是奉行此道。

如辰阳剑山,两两之择,分出八种道途。而即便走上每一种道途的修士,其神通手段有又个性化的差异;再如越衡宗,将三千妙法合并归拢,最终形成十八道大神通。彼之十八神通,与我之十八神通,因收摄三千法各不相同的缘故,自然迥然不同。

而藏象宗的神通手段,是将由《二相生化玄机秘指》中演化而生的七道功法,一门为主,为正;一门为辅,为反;两两正反相参,自然能生出一道神通。七大神通互为正反,最终能形成四十二道大神通。

这四十二门大神通,法门变化因人而异,几乎囊括天人之间一切能所空无、生灭差别。四十二法同修,和越衡宗《通灵显化真形图》完法三千、成就最强十八道神通道理相近。

但是若其中一门功法生出瑕疵,便足以影响十二门大神通上臻至境。所谓至善神通,便只剩下三十道。差别之大,何止于车载斗量。

此时杜念莎七道经文显化收纳入身之后,但见溶溶清辉生灭一十二次,拥抱还丹,清爽宜人。

这就是说,杜念莎第一次结丹,成就十二道神通。

不过,从杜念莎前后六次幻景变化有一道短暂暂停,极易推断出,她是以一门功法为底子,和其余六门功法一一演化神通。完成之后,又交换正反,再得六法。

另一头归无咎成就神通的思路也清晰得多。在真正结丹的那一刻,就是他“天人立地根”所修习之个人成长版“空蕴念剑”绽放新芽之时。

此次红云会“结丹”成就神通的经历,他自然也早有预案。

“空蕴念剑”金丹一重境、刚刚练成时乃是成就三柄法剑。归无咎默运玄光,体内一千五百道神通种子平均分为三等,每五百种合成一道剑术神通。

三千法成就十八神通,遑论从前的越衡宗真传弟子没有一人真正完法三千;按理说一千五百法,成就九道神通方合其数。归无咎五百法融成一道,着实有些臃肿了。

但归无咎开辟己道,走前人未走之路,行事自然不为约束,无所忌惮。

若说是将“三千法”和“空蕴念剑”融合为一,眼前归无咎自然无这等修为。但仅仅借助数十年来修习“空蕴念剑”的感悟,其余一应以合成三千妙法为主,却并不为难。

当然因此缘故,眼前这三道剑法,并不能以“空蕴念剑”名之。

萧天石等人见归无咎头顶冲天剑气,起伏三次。显然是成就三道神通,不由心底微微惊讶。

除了盈法宗、缥缈宗等归一之旨者,其余诸家真传弟子,无论真假,结丹之初成就七道以上的神通法术才是常理。

归无咎、杜念莎二人周身丹气一成,摩云道上也恰好走到最后一步。这一步迈出,自然丹气一熟,神通俱在,瓜熟蒂落。

抬头一看,原来已经到了背负枕道碑的巨兽“霸下”口边。

没有半分迟疑,归无咎一跃而上。在落在“霸下”口中的一瞬间,那一层障眼法突然消失,眼前萧天石等十人近在目前。

杜念莎也随后跟上。

显然萧天石等人等候已久,归无咎也不与之多礼,稍稍闲叙两句便止。随后萧天石引着众人往里去了。

这深处,既可以说是碑身,也可以算是“霸下”腹中。

“枕道碑”在外看来也不过是数十丈方圆,但此时这碑身之中,却似乎无限空旷,穹顶无涯,四面无际,至少也相当于一处二三十里宽阔的深谷。

约莫小半个时辰之后,一行人终于走到了碑腹的正中心,此处竟然恰好有一枚较小的十倍,仿佛“枕道碑”缩小了数千倍。当中铭刻文字三千有余,其中当头五个字昭然明白:擒龙伏虎拳。

归无咎眉头一皱。

萧天石笑道:“诸位请自便吧。料想一刻钟时间,也足够了。”

杜念莎余光一瞥,见机神识传念,说明其中原委。

原来历届红云秘境之会,起初幽寰宗祖师良法美意,为谋测其余九宗真传之根底虚实。其中入境破妄、小会相斗,九周半山留书三关之中,尤其以第二关直接相斗最能见高下。

但是时日既久,其余诸派弟子有不愿意暴露虚实者,在小会相斗之际往往保留实力,无论对上谁都是蜻蜓点水一般。这却与幽寰宗本意不合。

时为幽寰宗四代掌门、最终证位天尊的一位大能,由此著下“擒龙伏虎拳”一谱。

这一道心法名称极为朴素,几乎让人误以为凡间武功秘籍一流。此功之奥妙,乃是将诸人所修之神通返虚就实,合和五行阴阳,由无形之丹气,尽数纳入“力量”、“速度”二元轨道,明明显化成此拳一十八式,拳拳见肉,落在实处。

同时使用之人原本之神通奥妙,也纤毫毕现,一览无余。

更为奇妙的是,一旦使用这一门拳法,出手双方便没有丝毫留手的可能。要么胜负已分,要么一身丹力弹尽粮绝,除此之外没有第三种可能。即便斗战双方想远远避开,也是不能;交手之后,其正反相合之意更会将两人粘得愈来愈紧,几乎便要揉成一道,不分胜负,绝难分离。

归无咎心中一动。如此妙法,幽寰宗为了挖掘其余九宗根底,也算是不余遗力了。

最初在获得秘境玄种之前,幽寰宗必将此事郑重告知。如何选择,均在于各派真传自己。可是绵延数十万载一来,以后的历届红云会,各家真传自然早已知晓,既然与会,便是默认同意了这一道条件。

半刻钟过去,包括归无咎在内,各人神识丹力之中均已感受到多出一份神秘力量,好似运转法门,皆要受到一奇妙的约束。

万事俱备。

萧天石道:“哪两位师兄先行下场?”

&nbsps:今天出去逛街、透透气。就一更。以展示设定为主,情节进展慢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