樱桃分期app贷款收取高额利息

,最快更新江湖枭雄最新章节!

酒店宴会厅里,苑老二看见聂贺随手就把杨东撵到了一边,指着杨东向他开口道:“这位还不认识吧,他是红歌集团的杨东。”

“啊,就是杨东啊!”聂贺闻言,打量了杨东一眼,随即咧嘴一笑,以老江湖的语气开口道:“跟我想象当中的不太一样,我以为传说当中的杨东,今年都得三十好几了呢,没想到这么年轻!最近窜的挺快啊!好好混,有前途!”

“呵呵。”杨东感觉聂贺这个人,聊天明显有些不在行,但绝对不是针对杨东,而是性格就这么招人烦,所以并未计较,只是微微一笑,再就没搭理他。

“二哥,最近怎么样,生意做得还行吗?”聂贺见杨东蔫了吧唧的不吱声,就再度把话题转回到了苑老二身上。

“……”

接下来的时间内,聂贺拎着个酒瓶子,开始满屋跟熟人喝酒,等重新回到自己位置的时候,已经眼珠子通红,明显有点上量了。

众人闲谈了几分钟之后,马瑞霖再度举杯,张罗道:“今天到场的诸位,都是奔着我开业的事来的,我呢,也在这里感谢大家的捧场!这杯酒我敬在座的各位!等喝完这一杯,我还得去别的桌上敬一圈!”

“来吧!干了!”

众人闻言,纷纷端起了酒杯。

马瑞霖半杯白酒入喉,对众人微微一笑:“们喝着,我去别的桌上转转!”

“大霖,等一下呗!”原本正在跟苑老二交谈的聂贺,看见马瑞霖起身,对着他喊了一句。

清新淡雅白皙长发美女假日居家生活照

“怎么,有事啊?”马瑞霖原本就对刚刚聂贺扒拉杨东的举动挺不满,所以面无表情的看了他一眼。

“哈哈,我叫,那肯定是有事啊,耽误几分钟,坐下咱俩唠唠呗!”聂贺拿起桌上的中华抽出来了一支。

“行,说!”马瑞霖虽然挺烦聂贺,但今天毕竟是个喜庆的场合,而且聂贺也算是老白朋友那边的人,所以这个面子,他还是要给的。

“也没什么大事,就是我听说开了个洗浴,正好我小兄弟手里也有点人儿,帮着安排一下呗!”聂贺靠在椅子上,翘着二郎腿开口。

“这都什么年代了,还需要看场子吗?”马瑞霖一怔。

“哈哈,真能开玩笑!凭现在的名气,镇一个洗浴绝对是够用了,再说了,谁会吃饱了撑的,去洗澡堂子闹事啊!”聂贺往前微微倾身:“我说的‘人儿’,指的是小姐,妞子!懂了不?”

“的意思是,要往我的洗浴里安排一批小姐?”马瑞霖闻言,恍然大悟。

“哈哈,对呗!这阵子,我的一个小兄弟攒了一批姑娘,正愁没地方送呢!而我听王森说开了一家洗浴,这不就想着给送来了吗!放心,我们手里的姑娘,都是经过专业训练的,不磨叽,事儿也少,而且玩的开,其中还有几个乌克L的,都是那种半肉半输出的大洋马,一场能带走好几个射手!我都验过货了!嘎嘎带劲!”聂贺呲着大黄牙,十分隐晦的开口道。

“好像有点误会了,我开的店就是个普通的洗浴中心,没有这些带颜色的项目!”马瑞霖看着聂贺,很认真的回应道,他既然在社会上混,那么对于一些乌烟瘴气的事情,即便无法接受,但也得试着去适应,或许马瑞霖的生意做大了以后,也无法保证自己的洗浴里没有违规的项目,毕竟利益这东西,是可以逐渐将人的底线磨平的,但至少现在的马瑞霖,还没有彻底走到那一步,首先,他开洗浴,就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落脚的地方和吃饭的营生,所以初衷就没想把洗浴整的太乱,其次也是因为如今的马瑞霖,还没有官方的朋友,一旦招.嫖这种事被查了,他处理起来也会很麻烦。

“哥们,咱们都是千年的狐狸,就别唠那些聊斋的故事了,行吗!花二百万整了个洗浴,跟我说一点多余的项目没有,那靠啥赚钱?就靠搓澡和按脚啊?”聂贺见马瑞霖回绝他,还以为马瑞霖是因为跟他不熟,对他不太放心,所以多嘴插了一句:“这样吧,如果之前已经联系好鸡头了,那就把他们清走,而我手里的姑娘,每个活的床费,比对方少要二十块钱,这总行了吧!”

聂贺这个人,平时混的不上不下,可能部的值钱家当,此刻就都在身上带着呢,但他毕竟混了这么多年,正儿八经的大哥也见了不少,所以说话的时候很带派,也很有样儿,而且他刚刚开出的条件,换做别的洗浴老板,估计也就答应了,毕竟一个活减二十块钱,一个月下来,那就是大几万的收入,而聂贺之所以敢这么说,也是因为他所谓的小兄弟,根本不存在,这批姑娘,都是他通过各种手段笼络来的,基本上就是白给他干活,所以其中可运作的空间很大。

“我说了,我店里不整这些项目!咱们俩根本没在一个频道上,这事没法谈。”马瑞霖跟聂贺对视一眼,算是彻底将他回绝。

“马瑞霖,我知道,最近因为要账挺猛,在社会上比较出名!但既然已经决定将名气变现了,那不多搂点钱,还合计啥呢?都他妈当婊Z了,还想着立个贞节牌坊啊?我今天来是给送钱的,懂吗!”聂贺压根不相信一个混子会去开什么正规的洗浴,所以说话很难听的呛了一句。

“说的贞节牌坊,我不想要,而送来的钱,我也不乐意收,这么说,能听懂了吧!”马瑞霖语气冰冷的扔下一句话,端着酒杯就向另外一张饭桌走去。

“行了吧小贺,大霖都已经说了,他的洗浴不收小姐,还跟他争竞什么啊!坐下喝酒吧!”苑老二在边上劝了一句。

苑老二不劝还好,他这么一劝,登时让聂贺有了一种自己说话没好使,被打了脸的感觉,所以当即一拍桌子:“妈了个B的!我过来是谈事的!们以为我喝不起酒了是咋的?!”

“朋友,今天没人说喝不起酒,但既然是来道喜的,那就好酒好喝,不喝,我们还喝呢!”杨东看见聂贺已经有点要发酒疯了,眯着眼睛开口。

“去他妈的!今天这酒我要是喝得不高兴!那就谁都别想喝了!”聂贺见自己好言好语的跟马瑞霖商量,最后却被晾在了酒桌上,感觉无比气愤,直接把手搭在了桌子上。

“咣当!”

桌面上的玻璃转台直接被聂贺掀翻。

“哗啦!”

酒桌上的瓶瓶罐罐、汤汤水水,登时散落一地。

“刷!”

场的目光纷纷向这边汇聚。

刚走出去几步的马瑞霖猛然转身,看着同样怒视自己的聂贺,眯起了眼睛:“什么意思啊?”

“我意思妈B!艹妈!我问,我的姑娘是他妈有性.病!还是有梅.毒啊?!凭JB啥不要?”聂贺伸手指着马瑞霖:“合着我聂贺这俩字,在这就一点面子都没有呗!”

“在我马瑞霖眼里,只有朋友,没有谁的面子!但肯定不是我的朋友!”马瑞霖一点不怵的回应道。

“大霖!大霖!对不起啊!今天这事怪我了!”一边的王森感觉到这股剑拔弩张的气氛之后,连忙开口解释道:“今天聂贺喝多了,别跟他一样儿的!看我,行吗!”

“小贺,大霖是我弟弟,今天是他洗浴开业的日子,这么闹,是不是不合适啊!喝醉了,回去休息吧!”苑老二看见被掀翻的桌子,也是脸色阴沉。

今天这个场合,如果换在别人身上,有了这么多人劝架,那么肯定会顺坡下驴,直接离去了,但聂贺明显不一样,他至今没有买房子,但是却花了自己部的积蓄,用四十多万买了一台08款的奔驰S级AMG,每天不管到哪,车钥匙都不离手,这件事先不评论对与错,但绝对证明,聂贺是一个比较虚荣,十分爱面子,而且靠面子吃饭的人,所以对于他而言,不管办什么事,面子都是至关重要的,尤其是在酒精的催发之下,他对于面子的看重,就更为执着。

“小贺,喝多了,走吧!”王森作为带着聂贺来参加这顿酒宴的人,此刻也对聂贺的行为十分无语,所以拽着他的胳膊就要离去。

“他妈撒开我!”聂贺明显是那种越劝越来劲的人,看见王森过来拉他,粗暴的一甩手,直接挣脱了他的胳膊,伸手指向了马瑞霖:“我问,我的姑娘,他妈能不能收!”

“我说了,咱们俩不是一路人!”马瑞霖斩钉截铁的一口回绝。

“艹妈!要了几天烂账,真以为沈Y社会上有的位置了,是吧!”聂贺听见这话,嗷的嚎了一嗓子,伸手拎起桌上一个幸存的啤酒瓶子,奔着马瑞霖那边就要使劲。

“啪!”

与此同时,一只孔武有力的手掌,直接搭在了聂贺的手腕子上。

“我他妈……!”聂贺转头就要骂人。

“小狗篮子!我不管沈Y的社会究竟是什么样的!也不管有多么自我感觉良好!但给我记住,今天之所以挨打!是因为这张B嘴太脏!还惹了我杨东的朋友!”杨东攥住聂贺的手腕子以后,拳头猛然前挥,对着聂贺的眼眶,凶横的砸了上去。

今日四更,周一了,小可爱们投一下推荐票哈,拜谢!